冀建中:文艺复兴之旅第12讲—文艺复兴与美第奇家族(上)

孙德利
孙德利
孙德利
4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1月21日20:08:36冀建中:文艺复兴之旅第12讲—文艺复兴与美第奇家族(上)已关闭评论

讲文艺复兴,绕不开的是美第奇家族;走进佛罗伦萨,几乎每一个人物,每一座建筑,都与这个家族的荣辱沉浮息息相关。美第奇家族的历史就是半部佛罗伦萨史,绝非一篇短文可以讲清的。我只能选一些重要人物和关节点来讲,并努力将佛罗伦萨今天的建筑、古迹、艺术品代入其中。

冀建中:文艺复兴之旅第12讲—文艺复兴与美第奇家族(上)

乔万尼.迪.比奇(Giovanni di Bicci de' Medici)

美第奇家族早期也出过几个名人,但真正的兴起是从乔万尼.迪.比奇(Giovanni di Bicci de' Medici;约1360-1429)开始的。 1397年,乔凡尼创建美第奇银行,之后在意大利北部各城邦及欧洲其他国家设立分行。佛罗伦萨银行业之所以能在这个时期迅速发展,一是得益于佛罗伦萨获得了一些海港和口岸(例如比萨),极大地推动了当地的羊毛和布料的加工及贸易;二是由于当地的银行家发行了著名的佛罗伦萨金币,得到整个欧洲的信任和使用。对于美第奇家族来说,除了上述原因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与罗马教皇保持了良好的关系,以必要的利益支持换取了管理教皇财务的生意。乔凡尼本人也精明世故,从不高谈阔论,不患得患失,在几年的时间里,美第奇银行就成为意大利最成功的商业银行。

他在世时就重修了我们多次提到的圣洛伦佐教堂,教堂主祭坛的左手边,是1421年委托布鲁内列斯齐(Filippo Brunelleschi,1377—1446)设计的老圣器室,老圣器室的中央就是乔万尼.迪.比奇夫妻的墓。

冀建中:文艺复兴之旅第12讲—文艺复兴与美第奇家族(上)

圣洛伦佐教堂内部的圣器室

乔万尼是家族财富的奠基者,他的长子科西莫.迪.美第奇(Cosimo de' Medici,1389-1464),俗称老科西莫(Cosimo the elder),则从全方位引领家族进入了辉煌时代,人们常说的美第奇家族13位统治者中的第一位就是指老科西莫。

冀建中:文艺复兴之旅第12讲—文艺复兴与美第奇家族(上)

medici men

作为富二代,他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有教养、有知识,对古典知识和古典理想非常尊重。他做事为人都非常低调,尽可能地远离公众视线。

虽然低调且慷慨,但竞争对手是客观存在的。1433年9月的一个早晨,受奥比奇家族(the Albizzi family)的诬陷,老科西莫被带到了当时的市政厅,今日的维奇奥宫(旧宫),那时他委托布鲁内列斯齐主持修建的百花大教堂的穹顶还没有建起来,市政厅还是佛罗伦萨最夺人眼目的公共建筑。此时的议事厅正在讨论如何处置老科西莫,最后他被囚禁在那94米高的钟楼上的一个小房间里。

冀建中:文艺复兴之旅第12讲—文艺复兴与美第奇家族(上)

左侧建筑师佛罗伦萨市政厅(旧宫),塔式钟楼曾经囚禁老科西莫,右侧为圣母百花大教堂

不久,美第奇家族的主要成员都被流放,在流放期间,老科西莫还为威尼斯的S.Giorgio Maggiore修道院建了图书馆。

冀建中:文艺复兴之旅第12讲—文艺复兴与美第奇家族(上)

圣乔治·马焦雷(S.Giorgio Maggiore)图书馆

1434年,在佛罗伦萨,许多美第奇家族的拥护者进入执政团,进一步通过公民大会表决,流放美第奇家族的判决被收回。回归之后的科西莫变得更坚毅,他把父亲开创的事业推进了一大步,并且更多地资助文化艺术事业。1439年,他说服当时的教皇尤金尼乌斯四世(Eugenius Ⅳ,1383-1447)把希腊天主教和罗马天主教的总理事会迁到佛罗伦萨,从君士坦丁堡来的客人们的服装与举止让佛罗伦萨人惊诧;许多希腊学者的莅临激发了佛罗伦萨人对古典文献、古典艺术、古典哲学的兴趣,特别是对柏拉图的兴趣超越了对亚里士多德的兴趣,借这次机会,科西莫收集到了许多珍贵的藏书,委托翻译了柏拉图全集,1445年又建立了柏拉图学园,真正意义上的文艺复兴由此开启,科西莫成为文艺复兴最直接的推手。

他希望佛罗伦萨成为最美丽的城市,也对暴力的银行业有着一份沉重的负罪感,于是他源源不断地用美第奇家族的金钱来重建、修缮、装饰佛罗伦萨以及周围乡村的教堂和修道院,他曾对他的朋友说过,“不到50年我们就会被赶出这个城市,但是我的所有建筑将会留下来”。如今我们看到的佛罗伦萨的许多著名建筑就是在那个时段完成的。

下面的圣母百花大教堂穹窿顶于1436年完成。

冀建中:文艺复兴之旅第12讲—文艺复兴与美第奇家族(上)

圣母百花大教堂(Basilica di Santa Maria del Fiore),建造于1420年到1436年间(始建于1296年)

1437年,老科西莫委托好朋友建筑师米开罗佐(Michelozzo 1396-1472)按照文艺复兴风格重新改造了圣马可(San Marco)修道院和教堂(据说神父萨沃纳罗拉就是从这里被抓走的)。

之后他又委托米开罗佐为美第奇家族建造一座宅邸,这就是美第奇宫(Palazzo Medici-Riccardi)。

冀建中:文艺复兴之旅第12讲—文艺复兴与美第奇家族(上)

圣马可(San Marco)修道院和教堂

1452年,八角形洗礼堂((Battistero di San Giovanni)的东门由已到垂暮之年的吉贝尔蒂(Lorenzo Ghiberti 1378 – 1455)完成,这扇门讲述了旧约圣经中的故事,以后被米开朗基罗称为天堂之门(the Gates of Paradise)。

冀建中:文艺复兴之旅第12讲—文艺复兴与美第奇家族(上)

八角形洗礼堂((Battistero di San Giovanni),1378 – 1455

在老科西莫时期,活跃在佛罗伦萨的两位建筑家是布鲁内列斯齐和米开罗佐,前者追求华丽美观,后者喜欢简练节制。米开罗佐的艺术品格和科西莫的做事风格可能更一致,所以也受到美第奇家族更多的重用。

当时著名的雕塑家有我们介绍过的多纳泰罗,还有用毕生心血雕刻了“天使之门”的吉贝尔蒂。

冀建中:文艺复兴之旅第12讲—文艺复兴与美第奇家族(上)

吉贝尔蒂,八角形洗礼堂《天堂之门》(Battistero di San Giovanni)佛罗伦萨圣乔瓦尼洗礼堂东大门复制品,1425-1452年,青铜镀金,高4.57米

如今圣洛伦佐教堂主祭坛前的地下埋着的就是老科西莫,这里有多纳泰罗雕刻的青铜布道台,这是多纳泰罗74岁(1460年)时制作的,也是他的最后一件大作。由于多纳泰罗与美第奇家族的良好关系,死后也葬在这个教堂内。而老科西莫则在大师的杰作环绕下安然长眠。

冀建中:文艺复兴之旅第12讲—文艺复兴与美第奇家族(上)

科西莫·美第奇雕像,位于乌菲兹美术馆外墙上

老科西莫于1464年去世,享年75岁,他作为佛罗伦萨的实际执政者整整30年,他死后被执政团(the Signoria)授予“祖国之父”(Pater patriae)的称号。这个称号的获得者都是罗马帝国的皇帝,只有两个例外,这就是西塞罗和科西莫。在乌菲兹美术馆的墙上我们可以看到这幅雕像。

从他开始,美第奇家族开始了他们300多年的辉煌史;文艺复兴也进入了黄金时代。

 

编辑:孙德利

  • 我的微信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孙德利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1月21日20:08:36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bjydn.cn/?p=1571
旅行手册

莱昂纳多·达·芬奇作品集

说到艺术创作,在文艺复兴时期当数文艺复兴三杰(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和拉斐尔)的成就最高。他们的艺术成就达到了西方造型艺术继古希腊之后的第二次高峰,仅绘画而言,则达到了欧洲的第一次高峰。其中尤以达·芬奇...
读懂艺术

孙德利:走近冬宫—伦勃朗的《达娜厄》

我已经记不得多少次出入冬宫了。在圣彼得堡大学留学时,俄国导师曾帮我办过一张冬宫的通行证(Пропуск),使我可以出入冬宫的所有展厅、图书馆,以及很少开放给外人的藏品修复车间。那时候,只要没有课,我便...
旅行手册

冀建中: 文艺复兴之旅第16讲— 威尼斯画派巡礼

乔凡尼·贝利尼( 1430—1516) 已故艺术评论家贝纳德•贝瑞森这样评价威尼斯画派,他说,威尼斯画家在理智上有种热烈的温柔,在情感深处有种安宁的从容,不虚华,不浮夸。 法国历史学家、文艺理论家、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