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建中:文化复兴之旅第15讲—向伟大的伽利略致敬

孙德利
孙德利
孙德利
4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1月23日08:22:36冀建中:文化复兴之旅第15讲—向伟大的伽利略致敬已关闭评论
冀建中:文化复兴之旅第15讲—向伟大的伽利略致敬

手持望远镜的伽利略

伽利略(Galileo di Vincenzo Bonaulti de Galilei 1564 –1642)出生于比萨,他出生的日期与米开朗基罗去世的日期几乎相同。

在聊伽利略之前,我们先说几句哥白尼(Nikolaj Kopernik,1473—1543),他出生在波兰,但是在意大利受的教育。1496年,他来到意大利,先后就读于博洛尼亚大学和帕多瓦大学,在那里学到了天文观测技术和希腊的天文学理论。

在讲老科西莫的时候,我们曾经提到他对柏拉图的情有独钟,他委托翻译了柏拉图全集,建立了柏拉图学园,文艺复兴在某种意义上实际是柏拉图主义的复兴。

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伽利略1609年使用过的天文望远镜(cannocchiali telescopes),当年伽利略就是用它发现了月球山脉和“美第奇卫星”。朱塞佩·贝尔蒂尼(Giuseppe Bertini,1825-1898)的壁画描述了伽利略向威尼斯总督展示如何使用望远镜(这幅壁画现在瓦雷泽)。

冀建中:文化复兴之旅第15讲—向伟大的伽利略致敬

朱塞佩·贝尔蒂尼(Giuseppe Bertini),《伽利略向威尼斯总督展示如何使用望远镜》,壁画位于瓦雷泽

冀建中:文化复兴之旅第15讲—向伟大的伽利略致敬

《伽利略向威尼斯总督展示如何使用望远镜》

 

望远镜是荷兰人于1608年发明的,但是伽利略把它指向了天空。他把天空的讯息带到了人世间。1610年,他发表了《天际讯息》(Sidereus nunicus ,译成英文就是The Starry Message),书的副标题是“伟大、非凡、惊人的奇景,供每一个人,尤其是哲学家和天文学家思考”。书的扉页宣称,这些作者新近观察到并将其命名为美第奇星之前,从未有人知晓它们。

冀建中:文化复兴之旅第15讲—向伟大的伽利略致敬

伽利略博物馆(Museo galileo)

坚持仰望星空的人是伟大的,而伽利略还要把天上的运动和地上的运动统一起来就更伟大了。在博物馆,展示着伽利略的斜面运动试验的设备,肯定不是当年的东西,但它可以告诉我们什么叫严格意义上的近代科学实验。这些实验不同于13世纪学者的那些实验,主要在于这些实验是探索性的而不是演示性的。所谓探索性的,一是要设想一种理想化状态,二是从开始到结束都在寻求建立一种数学理论。

冀建中:文化复兴之旅第15讲—向伟大的伽利略致敬

伽利略博物馆(Museo galileo)

在这个博物馆,我们还会看到这样一幅油画:伽利略与维维亚尼。它是提托·勒西1892年画的。

冀建中:文化复兴之旅第15讲—向伟大的伽利略致敬

提托·勒西《伽利略与维维亚尼》,1892年,伽利略博物馆

温琴佐·维维亚尼(Vincenzo Viviani,1622-1703)是伽利略的学生和助手。1639年,

年仅19岁的维维亚尼来到伽利略的住所,此时的伽利略已经双目失明,但聪明人之间的交流依靠的是心灵,还有语言。他们既是师生,又像合作者,还像父子,如此的相濡以沫整整三年。

 

1674年,在伽利略去世32年后,维维亚尼致信托斯卡纳大公科西莫三世·德·美第奇,请求按照米开朗基罗的规格,在佛罗伦萨圣十字圣殿中为伽利略建立一座墓碑,这一心愿当时未能实现。1693年维维亚尼在自己住宅的入口处树立了伽利略胸像,并在上面镌刻了伽利略生平。直到1733年,伽利略去世91年,维维亚尼去世30年后,佛罗伦萨圣十字圣殿才决定将伽利略的遗体迁葬于大殿之中,建造墓碑所用的部分资金来源于维维亚尼的遗产。

 

如今我们在佛罗伦萨圣十字圣殿中可以在伽利略的墓碑前静默几分钟,感谢这位近代科学革命之父为人类所做的一切。那两位女神分别代表天文学和几何学。

冀建中:文化复兴之旅第15讲—向伟大的伽利略致敬

伽利略的墓碑

据说,伽利略当年遗体转移时被崇拜者盗走右手的中指,如今它存放在伽利略博物馆中。

我们的历史有时总是用革命的思维模式来夸大当年宗教对科学的迫害,但我还是更欣赏怀特海的话:“自从一个婴儿降生在马槽以来,还很难说有这么大一次变革是以这样小的骚动开始的”。“科学上这种平静的发展,实际上把我们的思想面貌完全改变了。”

我们这次旅行有一站是比萨,这里是伽利略的故乡,还有那从小就知道的比萨斜塔,亲眼看看这座斜塔大概是大多数人选择比萨的原因吧。伽利略真的从这个斜塔上扔下来过两个大小不同的铁球吗?这在科学史上是一件存疑的事,可能只是一个流传甚广的传说吧。其实,我们今天知道,伽利略是否曾做过这个实验并不重要,因为他的思想以及他对亚里士多德运动观的批判不是靠这个简单的演示性实验来实现的。既然大家都信,我们也就信吧,起码它让世世代代的人记住了伽利略。

冀建中:文化复兴之旅第15讲—向伟大的伽利略致敬

比萨斜塔,始建于1173 年

在比萨大教堂里,还有一盏灯叫伽利略灯,其原委到时听讲解员讲吧。

冀建中:文化复兴之旅第15讲—向伟大的伽利略致敬

比萨大教堂穹顶下的“伽利略灯”

哥白尼在研习希腊经典时摘录了很多关于日心说的说法。他关心柏拉图提出的那个老问题:如何用尽可能少的匀速圆周运动组合起来构成一个行星体系。由此,他对复杂的托勒密体系不满。他认为,把太阳而不是地球置于中心可以使这些圆周运动的结构安排得更合理,更能反映上帝创造世界的思路。他不认为他的学说与《圣经》相抵触。1533年,他在罗马宣讲了他的新理论,教皇克莱门特七世也曾叫人给自己阐述“太阳中心学说”的基本原理。哥白尼的《天体运行论》是献给克莱门特七世的继任者保罗三世的,他在《导言》里是这样写道:“如果真有一种科学能够使人心灵高贵,脱离时间的污秽,这种科学一定是天文学。因为人类果真见到天主管理下的宇宙所有的庄严秩序时,必然会感到一种动力促使人趋向于规范的生活,去实行各种道德,可以从万物中看出来造物主确实是真美善之源。”

 

伽利略与哥白尼不同的是他不仅仅认为自然界是理想世界的表征,而且本身具有自在的意义。他继哥白尼、科普勒、第谷之后继续把目光投向那浩瀚的星空。紧靠阿诺河的北岸,老桥的东边,有一座伽利略博物馆,它于1927年由佛罗伦萨大学创办,收藏了文艺复兴时期至20世纪的各种类的科学仪器,其中包括各种光学、数学、天文学、航海学仪器等。

附件:吴国盛:希腊天文学的起源(原载于希腊万人迷讲座群)

冀建中:文化复兴之旅第15讲—向伟大的伽利略致敬

 

编辑:孙德利

  • 我的微信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孙德利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1月23日08:22:36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bjydn.cn/?p=1649
旅行手册

莱昂纳多·达·芬奇作品集

说到艺术创作,在文艺复兴时期当数文艺复兴三杰(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和拉斐尔)的成就最高。他们的艺术成就达到了西方造型艺术继古希腊之后的第二次高峰,仅绘画而言,则达到了欧洲的第一次高峰。其中尤以达·芬奇...
读懂艺术

孙德利:走近冬宫—伦勃朗的《达娜厄》

我已经记不得多少次出入冬宫了。在圣彼得堡大学留学时,俄国导师曾帮我办过一张冬宫的通行证(Пропуск),使我可以出入冬宫的所有展厅、图书馆,以及很少开放给外人的藏品修复车间。那时候,只要没有课,我便...
旅行手册

冀建中: 文艺复兴之旅第16讲— 威尼斯画派巡礼

乔凡尼·贝利尼( 1430—1516) 已故艺术评论家贝纳德•贝瑞森这样评价威尼斯画派,他说,威尼斯画家在理智上有种热烈的温柔,在情感深处有种安宁的从容,不虚华,不浮夸。 法国历史学家、文艺理论家、哲...
旅行手册

冀建中:文艺复兴之旅第14讲—文艺复兴与美第奇家族(下)

利奥十世与克莱门特七世利用教皇的权利和地位努力维持着美第奇家族的兴盛,但美第奇家族仍然在持续走下坡路。克莱门特七世去世后,家族里甚至都没有直系继承人了。 1537年,佛罗伦萨的执政官们经过充分酝酿,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