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建中: 文艺复兴之旅第16讲— 威尼斯画派巡礼

孙德利
孙德利
孙德利
49
文章
0
评论
2020年1月23日22:32:12冀建中: 文艺复兴之旅第16讲— 威尼斯画派巡礼已关闭评论

乔凡尼·贝利尼( 1430—1516)

已故艺术评论家贝纳德•贝瑞森这样评价威尼斯画派,他说,威尼斯画家在理智上有种热烈的温柔,在情感深处有种安宁的从容,不虚华,不浮夸。

法国历史学家、文艺理论家、哲学家丹纳(Hippolyte Adolphe Taine,1828 - 1893)在他的《艺术哲学》中这样写道:“至于威尼斯派,一方面是大量的光线,或是调和或是对立的色调,构成一种快乐健康的和谐,色彩的光泽富于肉感;一方面是华丽的装饰,豪华放纵的生活,刚强有力或高贵威严的脸部表情,丰满的诱人的肉,一组组的人物动作都潇洒活泼,到处是快乐的气氛……”。
乔凡尼·贝利尼(Giovanni Bellini, 1430—1516),威尼斯画派的“创派祖师爷”,威尼斯画派色彩鲜艳的特征就是他开创的。
他的父亲雅各布·贝利尼(Jacopo bellini1400-1470)、哥哥詹蒂利·贝利尼(Gentile Bellini 1429–1507)以及姐夫安德烈亚·曼特尼亚(Andrea Mantegna,1431—1506)都是很优秀的画家,但没有他的名气大。
1475年,乔凡尼·贝利尼通过姐夫曼特尼亚了解了佛兰德斯的油画,从中学会了使用在绘画的油彩中掺入松节油,用它代替了蛋清蛋黄,从而在用色上能够表现更深浓的颜色,也使他在描绘颜色、光、空气、物质的相互作用上有了更多的发挥余地,他后来的画作中,固体和空间的区别越来越模糊,空气成为两者的中介;表现轮廓的线条也在画中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光和阴影的交替。

在威尼斯学院美术馆,有乔凡尼·贝利尼的几件成熟时期的著名作品,我们这里列举两幅。这两幅作品与达芬奇的蒙娜丽莎几乎同期。

《圣母、圣子与圣徒》(Madonna and Child with Saint Catherine and Saint Mary Magdalene),1500年作。
画面中有三位柔美的女性,侧边过来的光拂过她们光泽的面庞,洒在优雅的衣裙上,右边的圣徒玛达琳娜的手放在衣衫前的珠宝上,但一幅淡然的表情。

乔凡尼·贝利尼,《圣母、圣子与圣徒》,1500年

前景人物表达了圣母对耶稣未来命运的深深哀伤;后景是坚不可摧的要塞和船舶停靠的蓝色港湾,还有那太阳光弥漫在低矮的地平线上,那是灵魂的希望与救赎。耶稣双脚交迭,还有手臂的姿势,与在各各他山上殉教时的姿势相同。

乔凡尼·贝利尼,《圣母子、施洗者和一位圣徒》(《神圣的对话》Giovanni Bellini Sacred Conversation), 54 × 76 cm.1504年

1516年,贝利尼在威尼斯逝世。德国画家丢勒曾说:他虽已老,但他仍是最好的画家。他活了86岁,在他65年的绘画生涯中中,他把威尼斯的绘画由乡村落后的风格带到文艺复兴的前线,成为西方艺术的主流。

乔凡尼·贝利尼有两个好学生,一个是乔尔乔内(Giorgione,1477—1510),一个是提香( Tiziano Vecelli,英语Titian,约1488/1490年 – 1576 ),他们后来在很多方面都超过了老师。

 

乔尔乔内长提香11岁,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位威尼斯画派的画家。最初提香视乔尔乔内为心中的上帝,他熟练的绘画技巧以及对色彩超乎常人的敏感和表现力,令提香崇拜得五体投地。他的绘画特点是人物和风景自然交融,而不像佛罗伦萨画家仅仅把风景作为人物的陪衬。他仅仅活了33岁,死在了他的老师乔凡尼·贝利尼之前,他的传世真作只有五件,其代表作《暴风雨》是威尼斯学院美术馆的镇馆之宝。

乔尔乔内,《暴风雨》,布面油画,79X73cm,1505~1508年,威尼斯学院美术馆藏

在人文主义时代,很难想象一幅画没有特别的含义。那这幅作品的含义是什么呢?后世解读很多,有人说这是亚当和夏娃被上帝惩罚之后的状况。闪电划破天空寓意上帝,它截断了连接前景与背景的桥。背景里的城市是回不去的天堂。前景中的断柱象征死亡,亚当和夏娃被逐出伊甸园之后,亚当种地,夏娃养娃,受尽人世之苦。

乔尔乔内,《沉睡的维纳斯》(最后由提香完成),118.7 x 168.9 cm,大约1508~1510年。这个维纳斯的形象也成为了文艺复兴时期和现代时期的创作模本,乔尔乔内画笔下的这个人物造型获得了巨大成功。这个沉浸在甜美睡眠中的裸体维纳斯与大自然完美地融合成一体,也正是酣睡这个条件使这幅画呈现出了与现实截然不同的一个氛围空间。小而圆润的乳房和柔软的腹部使画面中这个女性的躯体近乎完美。

与乔尔乔内相比,提香的画更富有生命的热情。他的性格如同地中海蔚蓝的天空和灿烂的阳光。他把油画的色彩、造型和笔触的运用推进到新的阶段,被称为西方油画艺术之父。在米兰的布拉雷画廊,在威尼斯学院美术馆,在乌菲兹美术馆,在博盖塞美术,我们都会与提香相遇。他的这幅《圣神与世俗的爱》是他的早期作品,但却成了博盖塞美术馆的象征。当年博盖塞家族涉足建筑业,出现了严重亏空,被迫出卖别墅与所有收藏品。政府出价360万里拉。罗斯柴尔德男爵半路杀出,愿意用400万里拉仅仅购买这幅《圣神与世俗的爱》。最后的结果是意大利政府收购成功。

提香,《圣神与世俗的爱》(《人间的爱和天堂的爱》),118X279cm,大约1515年,罗马波尔葛塞美术馆藏。古代艺术家们认为这幅作品具有明显的“双重性质”,因此将它称为:“未经修饰的美女与被修饰的美女”或“神圣与世俗的女人”。一个小男孩正在搅动着画面中部石棺中的水。根据新柏拉图主义学说,水这个元素是天地间爱情的媒介。画面左侧的女性衣着华丽,代表着那个时代的时尚观。她是世俗之爱的象征,连接着世间的快乐和生育。从不远处的一对兔子也可以看出来,因为兔子通常被看作生育的象征。画面右侧的女性则是完全赤裸,但其大腿周围被白纱所覆盖,并以红色斗篷披在右手臂膀上。女性的乳头和肚脐与她鲜艳的嘴唇都被具体化地呈现出来,这样的描绘手法赋予了她的身体最大的性感。所有的这些特征表明这位女子是爱神,是神圣之爱的象征,她手中燃烧正旺的火焰便是证明。千百年来,对于这幅作品的取材有着不同的解释,或取材自瓦列乌斯·弗拉库斯的《阿尔戈英雄记》,或来自弗朗切斯科·科隆纳的《波利菲洛梦中寻爱记》,又或者与艺术家自身事迹相关。如今,研究者多认为这与当时弥漫整个文艺复兴时期艺术的新柏拉图主义哲学有关。这幅作品中的维纳斯是提香所有裸体作品中最美丽的人物形象之一,画面中女性的身体好似一首真正的“诗”,使人不由自主地陷入了一个独特的自然环境之中。——孙德利注

在乌菲兹美术馆我们还有机会看到他的《乌尔比诺的维纳斯》:

提香,《乌尔比诺的维纳斯》,119X165cm,大约1538年,佛罗伦萨乌菲兹博物馆藏。提香将整幅画面场景安置在具有田园般诗意的屋内,以乔尔乔内的名作《沉睡的维纳斯》为原型创作出了这幅极其具有情色的作品。维纳斯以其理想主义的外形和比例成为了文艺复兴时期女性美的绝对象征。这幅画是受到吉多贝尔·德拉·拉罗维尔委托所作,在1534年时他娶了这位年轻的茱莉亚·拉瓦诺为妻。画面中的右侧背景部分具有“双重性质”,是以婚礼为主题用于装饰新人的房间。——孙德利注

在威尼斯美术学院博物馆的M大厅和N大厅之间有专门的提香展室。据说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理五世在提香的画室里看到一支笔掉了,亲自弯腰捡起来把笔递给画家并打趣说:“世上最伟大的皇帝给最伟大的画家捡起一枝画笔。”有人说,提香才是威尼斯共和国真正的“国王”。他88岁死于瘟疫,整个威尼斯人忘记了对瘟疫的恐惧,都参加了提香的葬礼,共和国的人民在送别自己的“国王”。 提香有着米开朗基罗的寿命,又得到了拉斐尔所受到的宠信,被后人誉为威尼斯群星中的太阳。

 

当然不是所有的威尼斯画家都有提香这样的好运气,与提香同时期的洛伦佐·洛托(Lorenzo Lotto,1480 - 1556年) 就是威尼斯画坛上一位不随波逐流,终身怀才不遇的画家,被人们称作流浪和孤独的画家。他出生在威尼斯一个商人家庭,自幼性格孤僻,不爱交际爱旅游,去过意大利很多地方,见识过很多伟大的作品。29岁到罗马时相遇过拉斐尔,见过米开朗基罗的天顶画,45岁回到威尼斯,住到69岁,依然喜欢出门旅行。72岁时在罗马一个寺院里去世。我们在博盖塞美术馆也可以看到他的作品。

洛伦佐·洛托,《圣母马利亚和主教和奥努夫里》Lorenzo-Lotto-Madonna-with-a-Bishop-and-St.-Onuphrius

16世纪后期,佛罗伦萨画派开始走上衰微的道路,而对于威尼斯画派来说,提香去世了,太阳落山了,但星星依旧闪耀,提香的后继者的创造力仍然绵绵不绝。

丁托列托(Tintoretto,1518—1594)出生在威尼斯,父亲是染匠,他是父亲的长子,因此获得一个绰号“丁托列托”(意思是小染匠)。他的真名叫雅科布·康明(Jacopo Comin),不过现在谁也不叫他的真名。

他的理想是把互不买账的提香和米开朗基罗的画风捏在一起。他希望自己像提香一样绘画,像米开朗基罗一样设计。他将这两方面结合得是否成功无人知晓,但他的画风确实独树一帜。

在威尼斯学院美术馆我们可以看到丁托列托的作品,不知从中能否看到米开朗基罗和提香的影子。

丁托列托,《下十字架》,1560年,威尼斯学院美术馆

丁托列托,《圣马可的奇迹》,416X343.5cm,威尼斯学院美术馆

丁托列托,《在暴风雨中的圣马可的尸体》,1562~1566,398X315cm,威尼斯学院美术馆

当时还有一位活跃的画家是委罗内塞(Paolo Veronese 1528–1588),他也算是提香的弟子。他与提香、丁托列托同时被誉为十六世纪意大利威尼斯画派三杰。

委罗内塞的绘画充满世俗生活情趣,偏重装饰趣味,在写实传真的基础上,以豪华的场面、众多的人物和富丽的色彩取胜,他的画有着灿烂的色彩和独具匠心的透视,构成了令人眩目的效果,对于后来十七世纪巴洛克绘画的影响十分深远。在威尼斯学院美术馆,他的The Feast in the House of Levi(利维家的宴会 1573)突出地表现了他的这个特点。

依旧是最后晚餐的主题,画面中除了有耶稣和门徒,还有众多其他人物。左侧柱子前的宴会主人(人们猜测这是委罗内塞本人)张开双臂迎接客人,右下角有两个手持武器但在吃吃喝喝的德国卫兵,画面右下方还有手持鹦鹉的小丑,这些人物的寓意就要靠人们去猜测了。那最后晚餐的肃穆感与紧张感荡然无存,完全是一个大Party。

保罗·委罗内塞,《利末家的宴会》,布面油画,1572年,555X1280cm,威尼斯学院美术馆,

委罗内塞的学生雅格布·巴萨诺(Jacopo Bassano,1510 - 1592)也有一幅《最后的晚餐》,如今在博盖塞美术馆,他的画更世俗,更家常,没有了宗教气氛,更像朋友聚餐,餐盘里还有一个大大的羊头,也在某种意义上显示了威尼斯的富足。

雅格布·巴萨诺(Jacopo Bassano,1510 - 1592),《最后的晚餐》

威尼斯画派真是群星璀璨,又融汇了八方来风,它给欧洲绘画带来了深远的影响。

注: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编辑:孙德利

  • 我的微信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孙德利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0年1月23日22:32:12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www.bjydn.cn/?p=1690
旅行手册

莱昂纳多·达·芬奇作品集

说到艺术创作,在文艺复兴时期当数文艺复兴三杰(达·芬奇、米开朗基罗和拉斐尔)的成就最高。他们的艺术成就达到了西方造型艺术继古希腊之后的第二次高峰,仅绘画而言,则达到了欧洲的第一次高峰。其中尤以达·芬奇...
读懂艺术

孙德利:走近冬宫—伦勃朗的《达娜厄》

我已经记不得多少次出入冬宫了。在圣彼得堡大学留学时,俄国导师曾帮我办过一张冬宫的通行证(Пропуск),使我可以出入冬宫的所有展厅、图书馆,以及很少开放给外人的藏品修复车间。那时候,只要没有课,我便...
旅行手册

冀建中:文艺复兴之旅第14讲—文艺复兴与美第奇家族(下)

利奥十世与克莱门特七世利用教皇的权利和地位努力维持着美第奇家族的兴盛,但美第奇家族仍然在持续走下坡路。克莱门特七世去世后,家族里甚至都没有直系继承人了。 1537年,佛罗伦萨的执政官们经过充分酝酿,决...